Sichuan Intelligent Warehouse Management PowerTechnology Co.,ltd

返回顶部

Add:四川-成都-金牛区-蜀西路52号珠宝国际

Tell:400-168-2289

四川智库慧通电力科技有限公司

COPYRIGHT© 2018  四川智库慧通电力科技有限公司   备案号: 蜀ICP备17023145号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成都第二分公司

NEWS

新闻资讯

电力行业总体过剩状态可能持续十年以上
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2电力行业总体过剩状态可能持续十年以上,改革是长期过程  电改加速,为能源转型奠定了基础,但新能源成为主力电源仍不得不面临电力总量过剩的整体环境、改革进入深水区的制度环境、自身实力亟待加强的竞争环境。  我国电力产业历经十余年的迅猛发展,全社会电能供给已由短缺时代转入总体过剩时期,且此等供求失衡状态极有可能持续10年以上。从供给侧观察,2017年底全国电力总装机超过17.8亿千瓦,总产能突破8.3

  2电力行业总体过剩状态可能持续十年以上,改革是长期过程

  电改加速,为能源转型奠定了基础,但新能源成为主力电源仍不得不面临电力总量过剩的整体环境、改革进入深水区的制度环境、自身实力亟待加强的竞争环境。

  我国电力产业历经十余年的迅猛发展,全社会电能供给已由短缺时代转入总体过剩时期,且此等供求失衡状态极有可能持续10年以上。从供给侧观察,2017年底全国电力总装机超过17.8亿千瓦,总产能突破8.3万亿千瓦时;综合考虑在建项目、潜在新增和退役机组情况,到十三五末电能总供给能力预计将接近10万亿千瓦时。从需求侧观察,2017年全社会用电总量6.3万亿千瓦时,不考虑电能替代等新增因素,综合宏观经济发展水平、高能效发展进程,按传统电力弹性系数估算,我国全社会用电总量大约至2030年才达到10万亿千瓦时。

  在总量过剩的背景下,新旧能源替代与结构优化是长期过程,电力体制改革仍需进一步深化。

  首先,调结构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我国电力结构以火电为主,火电行业承载了太多员工的就业问题、社会问题以及地方发展问题,一蹴而就全部转成风电、光伏等新能源是不切实际的,在绿色低碳能源转型路上,新旧能源的统筹协调发展,将是长期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  其次,电力体制建立在传统火电基础上,改革仍需面临众多“硬骨头”。煤电等传统电力长期占据我国电源主力和新增装机主力,发、输、售、配、用等电力各环节建立在火电基础上,中央、地方、电网、发电企业之间的关系也基于火电而动态博弈。电力体制要重塑,在技术、标准、体系等各方面都需要继续深入完善,《能源法》、《电力法》《可再生能源法》等法律体系正在编制修订,输配分开、电网调度中立等制度性改革仍需探索,建立一个绿色低碳、节能减排和更加安全可靠、实现综合资源优化配置的新型电力治理体系,改革仍在路上。

  第三,新能源电力仍需提升竞争能力。电力体制改革虽然对绿色低碳的新能源的发展更加有利,但整体上是要建立公平高效的市场环境。新能源虽然技术上得到了突飞猛进,但发电成本仍然较高,平价上网仍需时日,推动技术成本和非技术成本的“双降”是当前新能源电力提升竞争力的关键。此外,以往在政策的刺激下,风电、光伏等新能源实现了超常规扩张,重“千瓦”而忽视“千瓦时”、重“量”轻“质”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,在环境保护压力趋严、资源开发约束趋紧的情况下,新能源电力需要进一步做好内功,提升技术含量和质量把控能力。

  3抓住电改加速机遇,推动新能源增量替代向存量替代过渡

  新旧能源替代尽管是长期过程,但“四个革命、一个合作”能源发展战略不会动摇,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的持续演绎方向不会改变,电力体制改革推动建立绿色低碳、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也将持续完善,随着举国精准扶贫、污染防治攻坚战的不断深化,新能源产业蕴育着巨大的发展机遇。

  从供给侧来看,机会来自于电能结构调整。根据国家电力发展战略,到2030年清洁低碳电能占比应超过30%,电能结构调整将为风电、核电、太阳能发电产业释放出7亿千瓦以上的发展空间。根据能源的发展形势,国家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目标有可能会有较大幅度上调,到2035年,能源需求增量有望全部由清洁能源提供,新能源发展进入增量替代阶段。2035-2050年,全面构建以可再生能源为主体的现代能源体系,可再生能源对化石能源进入全面存量替代阶段。

  从需求侧来看,清洁供暖、电能替代、智能制造和新型服务业,是根本性扭转当下电能需求增长疲软的希望所在。清洁供暖方面,仅去年十部委发布的《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》一项,等效电能需求增加3750亿千瓦时,若推及全国,需求增量在万亿千瓦时以上。电能替代方面,包括电动交通在内的民生保障领域消费革命,到2020年将新增电能替代4500亿千瓦时。新兴产业方面,包括大数据、云计算、量子通信、人工智能、区块链等新型服务业或智能制造业,均对电能有着极大的需求,无疑随着创新型国家建设和乡村振兴计划的实施,将为新能源产业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。

  从技术层面看,信息技术、控制技术、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应用,从来没有一个时候能像现在这样跟能源结合得如此紧密,抓住技术变革机遇是赢取更广阔市场的根本。当前,风电、光伏集中式电站往分散式风电、分布式光伏方向转变,随着分布式电力生产方式日趋成熟,新技术与新能源的结合,使得分散化电力比集中式电力更安全、经济、可靠,智慧能源、能源互联网、分布式储能、多能互补、智能微电网等技术的突破,新能源的跨界融合将成为趋势。

  从制度侧来看,电力体制改革的持续推进,为新能源产业赢取内外部两个市场创造了条件。内部市场方面,输配电价改革、电力市场建设、电力交易机构组建、售电侧改革、自备电厂改革等现有改革的推进,以及未来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的建立、增量配电市场的放开、电力辅助服务市场的完善,为新能源参与存量市场竞争提供了开放的发展环境,也为分布式光伏、分散式风电、光热发电、海上风电、电力扶贫、新能源供暖等增量市场提供了增长空间。新能源电力可以发挥环境友好的竞争优势,通过技术与商业模式创新降低成本,实现比煤电等高碳电力更强的竞争能力,推动国家能源转型,在电气化加速、电能替代加速的窗口期赢得更大的国内市场。外部市场方面,电改可以进一步激发新能源电力企业参与市场的竞争能力,积累技术、商业模式、市场运作经验,再加上国企改革等政策效应,对于新能源企业走出去,参与“一带一路”能源电力领域的合作,也将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。

  面对巨变的产业发展环境,面对极具时代特征的机遇与挑战,致力于清洁能源发展的新能源行业,唯有秉持进取的精神、积极的心态和创新的发展理念,投身于发展结构优化、发展方式转变和发展动力转换的管理实践,方能实现蛹化蝶的蜕变。

  一方面对风电、太阳能等新能源产业,我们应保持足够的战略自信,坚信其代表着未来,代表着全社会的主流价值取向,我们应义无反顾地将存量业务做大做强,并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去抢占能源革命、社会进步所释放的发展空间,推动增量替代向存量替代过渡。

  另一方面,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创新发展、施行创业管理。新能源的发展史本身就是一部创新史,在技术创新、市场拓展等方面有许多成功的经验,也不乏失败的教训。当下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从过去的成功和失败中去挖掘启示与警示,抓住电力体制改革进入加速期的机遇,构建有利于创新发展的行业规则、组织和衡量体系,为施行创新发展创建优秀的组织环境,扎实练好内功,为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作出更大贡献。